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走,快走,你没听说吗,今儿是宝二爷高升的庆功宴,他要恩赏所有在建造园子时立了功劳的人,听说白花花的银子摆了好几筐,银钱更是无数,这是要大赏啊!”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看来咱们的好日子要来了,以后宝二爷要是当了家,咱们的日子肯定更好过了。”

    “按理说也是,园子建好的时候,老爷回来了,才赏了多少点银子?

    宝二爷不愧是干大事的人,气度都完全不一样!”

    ......

    ?#30452;?#29577;要“大赏群臣”的消息很快传播出去,除非是值班走不开的,其他包括轮休的人,全部朝着荣禧堂而去。

    甚至连好多宁国府的也跑过来凑热闹。

    他们想,万?#28784;?#26159;宝二爷一高兴,连他们也赏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前厅的戏台上,已经摆了两张桌案,一把太师椅,?#30452;?#29577;正端坐在中央,低头翻看着手中的名册。

    他的身后,小戏子们都躲在后台,胆大的还敢伸出小脑袋往前面偷瞧。

    似乎都在好奇,这个好看的宝二爷究竟要做什么。

    “二哥哥这是在做什?#31383;。?#30495;的要把那么多银子全部赏了吗?”

    前面的厅内,探春仔细看了看,眼睛?#35865;?#21488;下一筐筐的银钱底下扫过,偏头询问迎春。

    只是迎春又如何知道,只得摇摇头。

    王夫人坐立不安,眼睛不停的瞟向贾母。

    贾母也快坐不住了。

    虽然她不管家很久了,但是也知道,赏下人,不是这么个赏法。

    “宝玉,你究竟要做什么?你别是不当家不知家难当,?#20999;?#38134;子都赏了,回头咱们都喝西北风去?”

    贾母本来算是沉得住气的人,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30452;?#29577;抬头,看了厅内一眼,将两方所有人的神态看在眼?#23567;?br />
    诧异、不解者占多数,看热闹的人也有,甚至连嘲笑的?#21152;小?br />
    ?#30452;?#29577;不去计较,朗声道:“老祖宗放心好了,孙儿不会让您老人家喝西北风的。你之前可是答应了,不和我?#32769;?#30340;?”

    贾母顿时不悦,干脆懒得理他。

    横竖这么多人看着,看你个小猢狲能作出什么花儿来。

    贾政比贾母更好面子,?#28909;?#35828;了让?#30452;?#29577;当家,哪?#24405;直?#29577;现在把他的家底掏出来,眼见要给他撒出去,他虽然面色沉沉,但愣是一句话没说。

    他心头一个劲的告诉自己,这小子不蠢,老子的早晚都是他的,没必要现在坑老子一把!

    见?#39029;?#20204;纵容?#30452;?#29577;了,王熙凤也放下了小心,开?#23478;?#36965;笑道:“宝?#20540;?#21487;真是大方呢,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有没有赏?#20572;俊?br />
    “没?#23567;!?br />
    淡淡的回复声,让王熙凤灿烂的笑容僵持在脸上,睁着茫然的凤眼,左右瞧了瞧。

    薛姨妈好笑的摇摇头。

    她不是贾家人,现在反而好说?#21834;?br />
    “宝玉,你说要唱戏给我们瞧,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这天儿可快要黑了。”

    ?#30452;?#29577;看了看天色,九十月的天儿,暗的确实很快。

    低头一瞧,贾家的众奴仆差不多也聚集齐了,赖大和吴新登两个重磅人物也已经到场,?#30452;?#29577;便回道:“姨妈?#26149;?#20102;,这便开始。”

    说完便低头对着下面的?#35828;潰骸?#31649;家和管事儿的,到左边来。”

    林之孝闻言,便打头往左边,侧向站了。

    剩下的,赖大等人左右看了看,也不敢不给面子。

    于是,赖大、单大娘、吴新登三个管家,外加二十来个管事,全部往左边一站。

    其他的,全是普通奴才,还有一部分宁国府过来看戏的人。

    赖大母亲近来染病,他本来请了一日的假,却被?#30452;?#29577;派人死活给请来,?#38393;?#27491;有疑虑。

    加上他家实在不缺赏赐的钱,便有意在贾政等人面前卖个乖巧。

    “宝二爷实在不必如此,奴才?#21069;?#20027;子办事,那是天经地义的,况且大半个月前老爷回来的时候已经赏过?#25442;?#20102;,实在不用再这般赏?#20572;?#34394;耗了主家钱粮。”

    听听人家说的这话,好一片赤胆忠心,难怪能够深得贾政等人的信任了。

    一摆手,?#30452;?#29577;道:“老爷赏赐是老爷赏?#20572;?#25105;今儿刚好也进园子瞧了?#25442;兀?#23454;在完美。我和老爷、琏二哥都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全靠你们精心操持,才能把园?#26377;?#24314;的这么尽善尽美。

    恰逢我好运,得了个朝廷的官儿,便想乘着机会,让大家普天同庆?#29615;?#20063;顺便给老祖宗他们变个戏法。

    ?#24213;?#31649;,你得配合我。”

    “呃......奴才听命。”

    点点头,?#30452;?#29577;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名册,笑道:“我之前已经向林之孝打听过了,得到?#29615;?#21517;单,不巧,?#24213;?#31649;刚好排在第一位,实在是劳苦功高,真是?#19978;部?#36154;!

    如此大功,不得不赏。”

    “奴才本分而已,不敢当赏。”赖大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他和林之孝可谓是荣国府的第一、第二号管家,虽无仇怨,但是也着实没有太大的交情。

    他会给自己表功?

    没理赖大的谦逊,?#30452;?#29577;对着二十多个管家、管事的道:“建造园子,不独他赖大有功,大家?#21152;?#21151;劳!之前我清点了一下荣国府的所有银库,十分开心,建造了这么大一个园子,居?#25442;?#32473;主家剩下两万两银子!”

    呃......

    这话一出,就有人开始变脸色了。

    大厅里的贾政更是觉得脸上挂不住。

    小孽畜,家底这么隐秘的事,你怎么能随便向外透露呢?

    他看了贾赦、贾珍一眼,觉得羞愧难当。

    另一边,贾母眉头一皱,向王夫?#35828;潰骸?#23478;里已经拮据到这个程度了?”

    王夫人也有些羞愧之色:“为了给元春盖省亲园子,实在花费甚巨。”

    贾母无言。

    虽然贾家的财富绝非简单的银库存银,但只有那,才是能够随时拿出?#31383;?#20107;的。

    两万两,够做什么?

    来年元春省亲都不够?#33579;?br />
    难道,又要向亲戚借?

    贾母默默的看了王夫人一眼。

    你丢得起那人,我还丢不起呢。

    王夫人被看的惴惴不安,却也不敢辩驳。

    只听?#30452;?#29577;继续道:“我就想,两万银子,留着也没什么?#33579;?#26082;不够来年省?#23383;茫?#20063;不能置办几个庄子。

    干脆,咱们乐一乐,一气儿全赏给大家好了。”

    ?#30452;?#29577;似乎像个不谙世事的纨绔子弟一般,夸夸而谈。

    赖大站不住了,出列道:“宝二爷......”

    ?#30452;?#29577;淡淡的打断道:“?#24213;?#31649;,请你配合?#39029;?#25103;!”

    赖大一张脸顿时涨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了想,还是退了。

    “?#28909;?#20986;来了,就别回去了。”

    赖大的脚步又站住,他皱起眉头,看着?#30452;?#29577;。

    难道,您老今日是成心戏弄老奴?

    ?#30452;?#29577;岂能在乎他的想法,铺垫全部做完,该唱正戏了。

    “?#24213;?#31649;听赏。”

    “宝二爷,奴才实在不要什么赏?#20572;热?#24220;里银库存银这么少了,宝二爷还是为老爷省些吧,不要胡闹......”

    赖大真的觉得?#30452;?#29577;肯定是在胡闹。

    明明家底都快光了,还死活要封赏?

    他回头看了贾政一眼,想叫贾政快出来制止?#30452;?#29577;的败家举止。

    奇怪的是,贾政?#32622;?#38754;色难看,但还是坐住了。

    他不死心的看向贾?#25954;环健?br />
    ?#19978;В?#36158;母更是面无表情。

    “?#24213;?#31649;,主家赏赐银子,奴才是不是该跪下接赏。”

    ?#30452;?#29577;正襟危坐,身体前倾,淡淡道。

    赖大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色。

    他是奴才没错,他也自称奴才,可是,当奴才两个字被主人家主动叫起来,可就不是什?#26149;没?#20102;。

    便是贾政,也从来不会这么与他说?#21834;?#22240;为他赖家是贾家最有体面的奴才,他母亲是贾?#24178;?#36793;曾经最得用的丫鬟之一,情谊深厚。

    很多时候,他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是奴才。因为,?#20999;?#25152;谓的主子,大多还不如他有体面!

    他站着没动。

    虽然他经常下跪,但是近日这一跪,显?#28784;?#20041;不一样。

    他又不蠢,知道?#30452;?#29577;今日是要找他的茬了。

    他在等贾母等人发?#21834;?#20182;实在不敢相信,为什么?#30452;?#29577;会突?#28784;?#26469;找他麻?#22330;?br />
    ?#19978;В?#20182;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30452;?#29577;的铺垫工作做的很足,?#30452;?#29577;现在的架势,任是?#24213;?#37117;知道他要做的事不会简单。

    赖家的面子虽然有,但是还达不到让贾母?#20154;?#23453;贝孙儿的面子来维护的地步。

    她们,都要看看,?#30452;?#29577;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赖大不动,?#30452;?#29577;也不催。

    院内两百?#26149;?#20154;全部噤若寒蝉。

    等了半日,都没等来救援的赖升心如死灰。

    他知道,要是再没有反应,等来的就不是救援了。

    蔑?#21448;?#23376;,放到明面上,是大罪。更何况,对方还是?#30452;?#29577;,一个贾家的骄傲,朝廷新贵。

    “奴才领命。”

    赖大缓缓跪下。

    ?#30452;?#29577;淡淡一笑,扫视了下方所有人一眼。似乎什么事都?#29615;?#29983;,继续道:

    “赖大督造园子有功,贾家待下人自来宽厚,我自然也不能薄待。

    我想着,园子建造前前后后花了大概一年的功夫。

    我又想着,朝廷正一品阁?#23478;?#24180;的俸?#28784;?#22823;概是五百两,这?#31383;桑?#23601;按朝廷阁臣的规制,赏?#24213;?#31649;五百两银子,大家有没有不服的?”

    大多数人不敢回话,?#28784;?#26159;有点聪明的,都知道这是诛?#38393;?#35328;。

    一个奴才,类比阁臣?天大的笑话!

    “宝二爷真大方,?#24213;?#31649;厉害,和一品阁?#23478;?#26679;厉害......”

    一道沉闷粗糙,又带着十足傻气的女声?#22238;?#21709;起。

    ?#30452;?#29577;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大肥妞倚在边上走廊的柱子后,大?#20449;?#25163;,十分兴奋的样子。

    这么傻的人,偏偏?#30452;?#29577;还认识。

    贾母院里的傻大姐......

    虽然对于?#24213;蛹直?#29577;有天然的宽容,但是对她无端破?#24213;?#24049;营造的气氛,还是十分不悦。

    幸好,林之孝家的适时出现,把她拉走了。

    略过这么一个小插曲,?#30452;?#29577;道:“?#28909;?#27809;有人不服,那就这样吧。茗烟,装五百两银子。”

    早就带着两个人站在银框之前茗烟,利索的装了大概五百银子进布口袋,沉甸甸的给?#30452;?#29577;拿上来。

    {五百两银子应该没有五十斤,笔者觉得,欢迎博学之士给笔者科普}

    ?#30452;?#29577;提了提,确实十分沉。

    也不叫赖大上来?#33579;?#21482;逮住袋口,用力一甩,扔到了台下。

    ?#29677;亍?br />
    银子砸地,声音十分响亮。

    ps:看到书友叫我在主?#20146;?#36924;的时候不要断章,所以今天准备日万......

    看在本人如此从善如流的份上,希望大家帮忙订阅一下,本书均订480,听说要500才能?#22411;?#31449;推荐,本书差的真的不多,拜托了。

    {写在这里不是为了水字数,也不是为了骗这几十个字的钱,只是希望看盗版的朋友也能看见,发挥爱心,?#21450;?#25105;个忙,谢谢了。}6百度一下“红楼大贵族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