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八章 胆子越大,责任越大

作者: 人酥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楚国尚未灭亡的时候,项梁就看出来了,强秦必将一统天下。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在谋划着怎么复仇。

    所以,项梁虽然是第一次zao fan,可是他遇到的情况,几乎都是提前深思熟虑过的。包括现在要杀了吴氏父子。

    zao fan之初,项梁风头极盛,悄无声息的拿下两座郡。那时候,是吴氏父子最安全的时候,项?#22909;?#24819;过要杀他们,甚至想着要任用他们。

    因为他心中清楚,那时候自己很有可能夺得天下,吴氏父子能看到希望,愿意跟着自己zao fan,自?#25442;?#23613;心办事。

    这些前秦官吏,可以帮助他治理百姓,留着他们,比杀了他们更有用。

    可是现在不同了,他项梁困守孤城,眼看就要败了。虽然项梁知道,咸阳城中的王翦会暗中帮忙,?#25442;?#35753;他失败。但是这个理由没办法告诉吴氏父子。

    所以,吴氏父子一定起了异心,就算现在没有起异心,早晚也会有别的心思。zao fan这种事,是提着脑袋来做的,审时度势,朝秦暮楚,太正常了。

    因此,项梁决定杀了吴氏父子,?#20219;?#23450;自己的后方再说。

    随后,他向自己的心腹交代了?#29615;?#22914;何如何杀人,怎么先把吴氏父子的亲信挨个杀掉,然后怎么兵围郡首府。

    心腹听他说的头头是道,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不由得大为敬佩。

    …………

    与此同时,吴刚也急匆匆地回到了府?#23567;?br />
    吴刚到家的时候,看见自己的父亲吴玉正在明月下坐着饮酒,一边饮酒,一边和自己的影子劝酒,简直是荒唐而又滑稽。

    吴刚也懒得理会他,自己取了铠甲穿在身上,又提了一把宝剑。

    吴玉睁开醉眼,淡淡的问:“为父不是告诫过你吗??#28784;?#36731;举妄动。”

    吴刚有些恼火的看着这个不成器的父亲:?#23433;灰?#36731;举妄动?项梁的刀已经举起来了,再不想办法,等着被人杀死吗?”

    吴玉?#35835;?#19968;下:“项梁要对我吴氏动手了?你这消息从?#26410;?#24471;来的?”

    吴刚忍着一口气说道:“今夜,有?#29615;?#20449;射到了城墙上,说什么事成之后,均分其利。”

    吴玉想了想,就微微一笑:?#25353;四死?#38388;计耳。”

    吴刚淡淡的说道:“父?#23383;?#36947;,又能如何?”

    吴玉?#35835;艘换幔?#20063;忽然明白过来了:“到了这个地步,是不是离间计已经无所谓了。项梁唯有杀了我们,方能安心啊。”

    吴刚指?#37221;?#33258;己身上的盔甲:“孩儿也是这般想,因此身着甲胄,召集亲信,先杀手为强,斩杀项梁。”

    吴玉忽然站了起来,因为醉酒的缘故,脚步有些?#24590;模?#36386;翻了酒壶。

    不过他也顾不上这些了,而是抓住吴刚的胳膊,说道:?#23433;?#21487;。项梁久经战阵,乃项燕之后,你断然不是他的对手。况且?#20999;?#25152;谓的亲信,个个胆小如鼠,未必会随你杀贼。你此行,必死无疑。”

    吴刚苦笑了一声:“去是死,不去也是死,难道我要?#20154;?#21527;?”

    吴玉微微一笑,气定神闲的说道:“你当真以为,为父是无能鼠辈吗?整日只知道坐在这里喝酒?我早已想到了妙计。”

    吴刚好奇的问道:“是何妙计?”

    吴玉对吴刚说道:“你先将铠甲脱下来,?#32536;任?#29255;刻。”

    随后,吴玉急匆匆地钻到了屋子里面。

    ?#20219;?#21018;脱下甲胄的时候,吴玉已经从房中出来了。他递给吴刚一个?#36292;遙?#35828;道:“你?#20146;?#25171;扮,出去之后,直奔南门。一路上要小心,?#28784;?#35753;任?#25105;?#20010;人跟着你。”

    “到达南门附近之后,躲藏起来,只看到城中火光冲天,你立刻打开?#36292;遙?#20381;计行事。”

    吴刚有些疑惑的说道:“这便可以了?”

    吴玉高深莫测的点?#35828;?#22836;。

    吴刚又问:“那父亲呢?”

    吴玉微微一笑,指?#37221;?#22320;上的酒壶:“老夫坐镇郡守府,饮酒作诗,谈笑间便可以令项梁灰飞烟灭。”

    吴刚有些呆滞的看着吴玉,这还是第一次,他发现自己父亲这么高深莫测,令人琢磨不透。

    吴玉一直在旁边催促,吴刚也来不及多想,就带着?#36292;遙?#24613;匆匆地赶往南门了。

    ?#20219;?#21018;走?#37221;?#21518;,吴玉把家中所有仆役都叫来了。

    这时候的吴玉,一?#26412;?#26126;强干的样子,再也没有以往的唯唯诺诺。

    他看着眼前的五十名仆役,淡淡的说道:“胆子比较小的,站出来。”

    仆役们面面相觑,心中忐忑。

    现在的吴郡城,山雨欲来风满楼啊,这些仆役虽然愚钝,但是多少也能感觉到要出事了。现在郡守问谁胆子小,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很快想到,是不是胆子小的人,可以留在家中?胆子大的人,要派去做什么胆大包天的事?

    于是乎,有三十来个人,哗啦啦的站出来了。

    剩下的二十个人,要么是好面子,不肯承认自己胆子小。要么是对吴玉极为?#39029;希?#32943;为了他上刀山下火海。

    吴玉满意的点?#35828;?#22836;,?#38405;?#19977;十人说道:“既然尔等胆子小,就做些不需胆量的事吧。”

    这些人心中窃喜,连忙点头同意了。

    随后,吴玉对他们说道:“你们去厨下,将油搬出来,泼洒在府中各处,然后点起火把。只?#20219;?#19968;声令下,立刻放火。”

    这些人吓得差点坐倒在地:什么?放火烧宅?#28023;?#36824;是烧的郡守的宅?#28023;?br />
    有个胆子格外小的人,战战兢兢说道:“大人,放火这等事,我不敢做啊。不如让胆子大的去做。”

    吴玉淡淡的说道:?#20843;?#20204;另有重任。你不想做,倒也可以。离开郡守府,自然就不用做了。”

    这人不说话了。

    离开郡守府,意味着变成了郡中的平民百姓,分分钟要被项梁拉到城墙上修筑工事。从天蒙蒙亮,一直做苦工到天黑,吃不饱,穿不暖,偶尔还要挨一顿?#25964;潁?#36825;?#22836;?#20570;苦役有什么区别?

    虽然说,?#25442;?#23429;院烧掉之后,他们?#31283;ズ未櫻?#26159;个大问题。但是?#28784;?#36319;着郡守大人,总还有一口饭吃吧?

    有些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好端端的,为?#25105;?#28903;了宅院啊。可否告知小人原因?”

    吴玉淡淡的说道:?#25353;四?#26126;志也。烧掉宅?#28023;?#26080;牵无挂,以示与项梁将军?#27493;?#36864;。”

    仆役们大眼瞪小眼,?#21152;?#28857;转不过弯来,不知道为什么烧掉宅院算是明?#23613;?br />
    但是听郡守大人的意思,好像要和项梁的关系更密切了。这样的话,那平日的粮?#24120;?#23601;更加充裕了。于是仆役?#20999;?#20013;隐隐的?#21152;?#20123;?#26029;病?br />
    吴玉见这些人不说话,淡淡的说道:“既然不想走,那就按照本官的?#24895;?#21435;做吧。”

    这些人答应了一声,纷纷去拿油,然后泼洒在各处。

    有些仆役觉得,反正?#25442;?#23429;院要烧掉了,倒不如先拿点值钱的东西。于是他们开始偷?#24471;?#25720;的在身上藏金银。

    后来他们发现,郡守大人根本没有制止,于是这些人就大起胆子,明目张胆的把一些值钱的东西揣进怀里。很快,这些人的身材都变得?#20998;?#36215;来了。

    吴玉没有过多关注负责放火的这批人。他把剩下的二十人,叫到了一间屋子当中,然后关上了门窗。

    随后,吴玉低声说道:“我要你们杀人,你们可敢?”

    有五个人顿时?#25104;?#21457;白,他们对吴玉的?#39029;希?#27809;有那么强烈。之所以留下来,只是不想承认自己胆子小罢了。现在听说要杀人,顿时有点退缩。

    至于剩下的十五人,则点?#35828;?#22836;。

    吴玉微微一笑,说道:“口说无凭,你们得证明给老夫看。”

    这十五人都好奇的问:“如何证明?”

    吴玉指?#37221;?#37027;?#25104;?#21457;白的五个人:“杀了他们。”

    这五个人顿时吓得一哆嗦,转身就要开门出去。

    而剩下的十五个人,则把这五个人拦住了。

    他?#21069;?#20154;拦下来了,但是并没有动手杀人。毕竟都是在一块做奴仆的,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可能平白无故就取走别人的性命。

    吴玉淡淡的说道:“如今城中大乱将起。一个时辰之内,会杀戮不?#24076;?#34880;流成河。老夫是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而这五个人,胆子太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出去之后,定?#25442;?#27844;密。”

    这五个人满头大汗,说道:“大人,我等绝不敢多嘴。”

    吴玉看着那十五人,淡淡的说道:“杀了他们,凡是手上沾了人命的,老夫便教他怎么活下去。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了,项梁已经磨刀霍霍,?#24613;?#28781;了我吴氏全族。”

    二十个仆役一听这话,顿时面色一白。

    那五个人更是说道:“我等愿意杀项梁,绝?#25442;?#21578;密。”

    吴玉摇了摇头:“你们几个,以为老夫整日饮酒,当真是昏庸不堪吗?我暗中观察,早就看?#20204;?#28165;楚楚了。你们曾经屡次借口出门,进入项梁的军营。你们,已经被项梁?#31456;?#20102;,时刻监视者老夫的一举一动。”

    这五个人矢口否认。

    吴玉呵呵冷笑了一声:“你们留下来,自称胆子大。或许是因为不想丢了面子,不过我猜,你们也很想弄清楚,老夫究竟有什么布置。你们听到之后,好向项梁邀功请赏吧?”

    这五个人连连摇头。忽然其中一个猛的向窗户逃了过去。竟然是要翻窗逃走。

    只?#19978;В?#20182;刚刚接近窗户,就被人从后面追上来,一拳打在后脑上。

    这一下动手之后,屋子里面顿?#26412;?#28151;乱起来了。十五个人,开始拳脚相加,痛打另外那五个人。很快,他们躺在地上,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这些人,死倒未必死了,但是肯定没有力气去告密了。

    吴玉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可以了。老夫心善,见不得杀人。反正?#25442;?#28779;起,他们也逃不掉。”

    于是十五个人停手了。

    吴玉对这十五个人说道:“我要你们在一刻钟之内,?#37027;?#36214;到南门。老夫这府邸,距离南门最近,?#28784;?#24220;中火起,南门守将必定要分兵来?#28982;稹!?br />
    “你们要?#27492;?#20914;上去,杀散守门小卒,打开城门。?#28784;?#20320;们能打开片刻,城外的李信军,必定会趁机进来,到那时候,你们自然可以?#29992;?#20102;。”

    这十五个人问道:“那大?#22235;兀俊?br />
    吴玉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可以偷偷溜出去,但是老夫不行啊。只有我留在这里,项梁才会从从容容的,先去解决别人。这也算是老夫给你们争取一线生机吧。”

    这十五个人都一脸犹豫,想要带着吴玉一块走。

    吴玉摆了摆手:“?#28784;?#20320;们动作够快,让李信军及时入城,老夫还是有一线生机的。去吧,?#28784;?#20877;耽搁时间了。”

    这些人含泪拜别了吴玉,把身子隐藏在黑暗中,?#37027;?#30340;溜到?#22235;?#38376;。

    而吴玉捧着酒壶,坐在了最高处,一脸留恋的看着城?#23567;?br />
    城中,已经开始乱起来了。某些人的宅院中,忽然亮起火把来,伴随着一些喊声。

    但是很快,火把暗下去了,喊声也消失了。

    吴玉知道,这是项梁在除掉异己者。

    城中,并不是铁板一块,如果所有反对项梁的人联合起来,应该可以和项梁较量?#29615;?#20294;是吴玉太了解他们了,每个人都想跟在别人后面捡便宜,不肯冲在前面,结果就是,被项梁各个击破,谁都逃不掉。

    吴玉摇了摇头,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与此同时,项梁正坐在营?#25163;?#20013;,坐镇指挥。不断的有小卒来汇报,说刚刚灭杀了谁谁家。

    从小卒的报告来看,一切进展的很顺利,估计等到天亮,吴郡城就彻底姓项了。

    项梁长舒了一口气:“起兵以来,今夜倒是最顺利了,倒让老夫有些不敢相信啊。对了,吴郡守在做什么?”

    有个小卒说道:“正坐在屋顶上饮酒。?#23545;?#30475;去,他似乎满腹心事。”

    项梁笑了笑:“此人是个聪明人啊,必定感觉到了什么。不过,即便感觉到了又如何?老夫就算是用阳谋,他也无计可施,只能引?#26412;吐尽!?br />
    说到这里,项梁忽然想起一件事来:?#26263;?#31561;,吴玉的公子,吴刚在做什么?”

    那小卒?#35835;?#19968;下,疑惑的说道:?#20843;?#20046;有几个时?#21073;?#27809;有见到吴刚了。”

    项梁神色一肃,低声说道:?#23433;?#23545;。吴玉已经猜到了我的目的,不可能不告诉吴刚。若吴玉肯?#20154;潰?#20498;说得过去,吴刚怎么?#24076;俊?br />
    忽然项梁?#25104;?#19968;变,对小卒说道:“立刻晓?#36879;?#22478;门,加强防守。城中有任何动静,也不许擅离职守。有人可能要趁乱打开城门。”

    这时候,有小卒跑进来,大声说道:“将军,起火了。郡守府突然燃起大火,霎时间火光冲天,火借风势,已经烧着了三五十家,城中大乱,各处士卒都在?#28982;稹!?#30334;度一下“我在秦朝当神棍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