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仪式,很特别。

    与杨小开所想象过的完全不同。

    既然牵扯到了祭祖,即便说作为接受者的他没有什么特定的仪式,只需要坐着等待就行,可祭祖本身应?#27809;?#23384;在相应的仪式,比如说舞蹈一类,引发共鸣的东西。

    可当实际开始,杨小开发现这些全部都没?#23567;?br />
    主持祭祀的人是族老张一,他站在那标志着蚁村的图腾前,唱着类似祭文一般的话语。

    而在他的身后,张大则拿着一柄石器,割裂了自己的手指。

    即便说石头存在锋利,依旧让看着的杨小开有些抽搐,钝刀子割肉,还冒出了那么多血,?#19978;?#32780;知。

    走到杨小开面前,张大表情严肃,将流血的手指分别按在?#25628;?#23567;开被之前骨灰与血液所涂抹过的地方,让鲜血不断的渗透进去。

    整个过程,没有说话,一直到后背所有位置全部都涂满后,张大才走到了一边。

    张大做完一切,口里念着词语的张一直接走到?#25628;?#23567;开面前,抬起了他那枯燥的手掌,按在?#25628;?#23567;开的额?#20998;?#19978;。

    “伟大的天灵,伟大的地灵,请?#36424;?#20110;您的子民,赐予其庇佑。”

    简短的话语,没有任何多余的词汇。

    听着张大的话语,杨小开?#25104;下?#30528;几分愕然,仪式的简单,完全可以用简陋去形容了。

    简直难以想象,这样简单的仪式,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张一的话语,不仅单薄,就连里面的情绪?#38469;?#20998;的平静,那就如同在述说一个事实,而不是请求。

    这样的?#38382;疲?#30495;的能让自己得到?#36879;#?#31062;灵能认可?

    就在杨小开满脸懵逼的时候,此刻中央蚁村腾图,却是出现了动静。

    一阵风,不知道那里吹起来的风,莫名的卷动了蚁村腾图上挂着的?#25345;?#19981;知名毛编织而成的旗,其周围摆放着的祭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消失。

    随着这一幕的出现,四周围的蚁村族民,在这一刻终于做出了祭祀,不,应该说杨小开理解之中应该有的行为,拜倒在地,双手相抱,如祈如述,不过?#20999;?#20010;情绪当中,很显然有敬畏、更有?#24535;澹?#21364;没有缅怀,?#21482;?#32773;憧憬一类。

    唯有蚁村之长,张?#28784;?#26087;不为所动,不过在他的手指间上,出现了一缕红色气息。

    气息沿着混淆着张大血液混合物,缓缓流淌而下,带着混合物本身开始将那本来不相连,断开涂抹的给连接了起来,在杨小开躯体之上一点一点的组成了?#29615;及浮?br />
    ?#21450;?#24418;成,那只是?#24213;?#30340;风不在环绕着图腾,而是来到?#25628;?#23567;开的四周围,将他环绕。

    那风,吹过来时无声无息,无形无色。

    可到杨小开的周围后,却是染上?#25628;?#33394;,并?#20063;?#26029;加深,最后变成了可见的,有形的风,将杨小开给包围了进去。

    看着风将杨小开包裹,张一立刻抬起了自己的手,退了开来。

    “年轻人,记着坚持的越久,获得就越多。”

    说罢,竟是直接转身,不在理会祭祀,直接向着房间返回了过去。

    张一离开的同时,蚁村所有人也分别站了起来,迅速的返回了自己的屋子,很快整个空地上,只剩下杨小开独自一个人。

    虽然内心万分诧异蚁村之人的行为,杨小开此刻却是没有心?#26082;?#29702;会了,因为他感受到了,族老张一所说的痛。

    ?#20999;?#20010;气息,开始向他身体内部侵染进去,沿着杨小开被涂过混合物的地方,一点点从皮肤到肌肉,再到骨头。

    那就仿佛沙子在高密度的风吹拂下,直接穿透皮肤,那种痛,很难形容。

    被撕裂,被填充,被改变。

    嗯...。

    有点尴尬。

    感受着能量不断的侵袭,红风之中的杨小开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因为张一的话语,他自然有了心理准?#31119;?#28982;而实际却是可除了融入瞬间时产生的一丝被如同蚊子盯了一下的感受后,杨小开就没感觉到疼这个概念。

    估计这种痛楚,应该是一点一点的慢慢加大。

    想到这里,杨小开内心之中不由深深的吸一口气,天帝意志镇压着自己的识海,等待着张一所说的痛楚。

    *********

    “我说牛娃,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

    此刻,房间之中,虎娃带着明显的失落,在看到牛娃时不时好奇的看向窗外的表情后,有些不开心的开口了。

    失落很显然,杨小开的那种巫法不能学习,因此村子也无法强大,村子无法强大,注定了将会一直被青虫村那么欺负下去,一想到牛狼子的行为,虎娃越发难受起来。

    人心这种东西,一旦有了万一,即便说这份万一从未被实现过,都将在也?#25351;?#19981;到从前。

    因此本来很难受虎娃,现在无疑更难受了。

    昨夜对杨小开的惊愕,早晨的憧憬,在这一刻全部都转化成了埋怨与不开心。

    牛娃?#37027;?#30340;看了一眼外面接受着赐灵的杨小开后,收回了目光道:“虎娃,你说杨叔他能坚持多久?”

    “杨叔??#34987;?#23043;有些懵,显然不知道对方在叫谁?

    “对呀。”牛娃道:“张叔不是说,杨叔叫杨小开吗,自?#28784;?#21483;杨叔。”

    虎娃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道:“那?#19968;?#19981;过是个外人,你居然叫他杨叔?”

    “他有族印哦。”牛娃茫然道。

    “就算有族印,又如何,他还是外人。?#34987;?#23043;强调道。

    “虎娃,你怎么了?”

    “我!?#34987;?#23043;语气稍微提高,当看着牛娃一脸茫然,不,应该说一屋子小萝卜头全部茫然的表情后,虎娃怔了半响,我在干什?#31383;。?br />
    对方已经得到了族印,那就是蚁村之人。

    巫法无法学习,又不是对方不教,而是族长说了,来自外面的东西,不能使用。

    ?#25237;?#26041;?#32622;?#26377;关系。

    自己在干什么?

    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虎娃不在说话,低下了自己的头,他也不明白,此时此刻的他,为?#20301;?#22914;此。

    虎娃不再说话,一旁的小萝卜头们则叽叽喳喳了起来。

    他们的感情很简单,巫法不能学习后,他们很快就抛到了一边,当牛娃的问题出现后,一群小萝卜头立刻好奇了起来。

    外面的祭祀他们自然也知晓。

    很疼,非常疼,专心的疼。

    这里,有不少娃娃是经历过第二次,赐灵的。

    部族文明,可不是现代社会那种十八岁才能年,而是十二岁就算成年,不过加入狩猎的话则还需要三年的磨砺后,才进?#23567;?#34382;娃与牛蛙明显才十四岁,也就是说?#20849;?#19968;年才能出村,只是因为村子的窘境,没?#20882;?#27861;之下,只能提前出去,因此无法接受第三次赐灵。

    因此,和第一次?#38706;?#30340;时候。

    这里的娃娃,很是清楚,即便说自?#22909;?#26377;体验过,不是还有典型吗?

    比如说虎娃,比如说牛娃。

    ?#22411;?#36523;受这句话他们虽然说不出来,但想起最强两位都是?#21069;?#21453;应,那种痛苦,断然不是轻易能够承受的。

    其中一个小萝卜?#36820;潰骸?#25105;觉得可以坚持一个时辰,杨叔已经是大人了,承受力应该不比虎哥牛哥差。”

    “不对。”另一个小萝卜头严肃的摇了摇头:“没有经历,你们可不晓得的那种痛,那可比?#19979;?#25171;我们要疼太多了,哭喊的力气都没有,全都是疼,就仿佛十个妈妈把我吊起来,一起抽一样。”

    显然是亲身经历过的,但似乎?#20063;?#21040;更好的形容词了,小萝卜?#26041;?#21360;象中最可怕的镜头提取了出来,然后生动的翻了十?#24230;?#24418;容。

    “这么疼?”

    好几个小萝卜头,直接一个激灵,小?#25199;?#21523;白了。

    开口那?#19968;?#30340;?#19979;瑁?#22312;村子里可是鼎鼎有名,特别是在打孩子方面,他们几个的?#19979;?#27809;少去取经,回来了直接威力?#23545;觶?#20294;即便如此却依旧比不得对方的?#19979;瑁?#37027;疼,便是被自?#20381;下?#25277;了一顿,转头看一眼对方,立刻发现自?#20381;下?#30340;殴打,其实还只是按摩,对面那才叫可怕。

    “我说七刻。”注:这个世界是时辰制,?#30446;?#19968;个时辰,也就是一刻十五分钟的样子。

    “不不,那种?#27492;?#33021;坚持七刻啊,最多六刻。”

    “五刻!?#34180;八目蹋 薄?#19977;刻!”

    很显然,那个小萝卜头?#19979;?#22312;这一群小萝卜头的内心都留下了极其可怕的印象,一个叫的比一个少,若然不是到最后一个只剩下一刻了的话,恐怕连半刻都能说出来。

    发表完了自己的意见后,小萝卜头们顿时看向了这群人的领头,也就是虎娃与牛娃两小孩身上。

    “虎哥,你们说他能坚持多久?”

    作为村子里的孩霸,虎娃的权威性自然是最高的,问题是牛娃提出的,作为庄家,自?#28784;认?#23478;说完了之后。

    呃...。

    满心郁闷的虎娃不由抬起了头,本就极为成熟,特别是不久前经历了牛狼子的事情后,?#28784;?#38388;更是懂了很多东西的他,所思所想自然和这群小萝卜头不同。

    不过,很明显沉淀不够的他在片刻的不赖烦后,瘪了瘪嘴道:“就他,三个时辰?#25442;?#20877;多了,等着听他哭爹喊娘就?#23567;!?br />
    虽然对杨小开有意见,虎娃却也明白,对方的厉害。

    昨晚发生的事情,哪怕今天的失望,依旧无法彻底冲掉。那种强大,特别是那个眼神,即便此刻虎娃也没能忘掉。自然,他?#25442;?#22914;同其它小萝卜头一般,刻意贬低。

    三个时辰?

    八九个娃娃同?#26412;?#21628;出声,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虎娃。

    这个时间,可不比张叔来的差了啊。

    要知道整个村子,也就张叔可谓天赋异禀,第一次尝受那种滋味居然能硬挺三个时辰一动不动,可是惊呆?#35828;?#26102;的所有人。

    三个时辰啊,那十个石头?#19979;?#21516;时吊打的滋味。

    嗯,石头?#19979;瑁?#23601;是身怀打儿子绝招,并且让整个蚁村所有?#19979;?#37117;前去学习的?#19979;琛?br />
    ?#19979;?#20013;的?#19979;瑁?#21487;谓超?#29420;下瑁?#23601;算虎哥牛哥遇到也得发悚的存在。

    瞬间,除了牛娃之外,其它的几个小萝卜头全部露出了不信的表情,嗯,一点都不信。

    本来即便下意识不愉快,却依旧赞扬?#25628;?#23567;开实力,变得更加不愉快的虎娃这一刻小脸有些黑了。

    作为孩霸,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挑衅,这群萝卜头,居然?#19968;?#30097;自己?

    三天不打,放上揭瓦啊这是?

    想归想,虎娃没有动手,因为他深知威信这种事情,必须要用实事来证明,也就是说就算打,也要等到实事被证明,在这群?#19968;?#37325;新建立高大地位之后,在对方心服口服下,再打。

    即便说不懂理亏这个词,虎娃却很明白,服了再打,对方会更服。

    想罢,虎娃转?#36820;潰骸?#29275;娃,你觉得?”

    牛娃又看了一眼外面,收回目光看向了虎娃等人,随即老老实实的道:“不知道。”

    “不知道??#34987;?#23043;不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是呀。”牛娃道:“就是不知?#21862;?#38382;啊,不过...。”

    眨巴了一下眼睛,牛娃仔细的思考了一下,道:“?#20063;?#20320;们之外的时间吧。”既然是赌,他也得有个说法不是?

    虎娃一?#21738;?#34955;,不在吭声,转而将目光看向了窗外,还能说什么?什么都没办法说。

    他娘类,着道了啊这是...。

    三个时辰,自己也是蠢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21482;埃?br />
    如此一来,对方若是坚持两个时?#25509;?#19977;刻,怎?#31383;歟?#19981;是坑爹吗?

    而在一群小萝卜头猜测之下,蚁村族民自然也?#29615;?#20851;注,他们没?#22411;?#35760;被张大带回来的杨小开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给村子在添一名猎人,以此改变如今蚁村的窘境。

    相比?#26174;?#26216;的巫法,既然无法修行,虽然失望了一些时候,但心思毕竟单纯,他们不比孩子,但调整的也不慢。

    没有如同小萝卜头们一般猜测,赌博。

    但其心里未尝没有评估的意思,究竟对方能够承受多久?那样的痛苦,作为过来人的他们,最是清楚不过,那种?#27492;?#28982;?#25442;?#22686;大,但是却会叠加。

    因此即便你一开始坚持得住,越往后,就会觉得越疼,当叠加的痛超过一定程度后,没人能承受。

    就是不知道,其一开始的痛感,有多大。

    不过,作为成年人应该能坚持一段时间才对,毕竟不比娃娃,张大那种第二次就能抗住三个时辰的不提,第二次时间普遍在一两刻之间,或者再多点,第三次则要久一些。

    特别是想要成为猎人,五个时辰是基本时间,杨小开情况不同,但一两个时辰也该有的。

    期望,别让让太过失望了...。

    ********

    张大似乎也忘了巫法的事情,眼中带着一抹期盼之色,他最初的想法,无疑就是想要为村子添加一名猎人。?#26696;?#20146;,你说小开兄弟能坚持多久?”

    “多久吗?”张一顿了顿,不由扫了一眼外面后,“等他完成了,不就知道了?”

    拥?#22411;?#21183;,在加上那种意志,对方一开始的痛楚,恐怕也就比针扎了,这种疼痛要叠加到受不了?起码五个时辰往上。

    这种情况下,叫他去猜?万?#28784;?#29468;错了,他老脸往哪里搁?

    很显然,相比较虎娃,作为族老的张一,明白的多。

    而在蚁村众人各自思索的时候,中央,备受瞩目的杨小开静静坐着,在坐着。

    良久,打了个哈欠的他,真坚持不住了。

    呼噜,呼噜。

    嗯,杨小开他睡着了....。百度一下“天帝是怎样养成的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35328;?#35835;。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