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楊小開沒想到對方問的這么直接,不過也沒猶豫什么,直接道:“我來自這里之外。”

    張一點了點頭,對于楊小開的回答并不意外,輕病他也見過,其回答大多無比荒唐,但追究起來差不多都是一個意思,并不屬于這里,對這里十分陌生。

    “你應該知曉了張大撿你回來的目的,對此有什么意見嗎?”

    聲音很輕,完全可以說得上是和顏悅色了。

    楊小開搖了搖頭道:“沒有。”

    “哦?”張一眼眸一閃,有些奇怪道:“沒有任何怨言嗎?”

    楊小開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村長,有些無法理解的道:“這個世界上我認為應該沒有比救命之恩更大的恩情了,別說是幫助狩獵了,即便更嚴重的事情,只要能夠辦得到我都會義不容辭。”

    更別說,作為一名外來者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能夠擁有一個容身之所,對于現在的他而言更是能夠保證自身安全的巨大依靠,感激都來不及,為何要產生怨言?

    “很奇怪我的問題嗎?”

    張一笑了笑道:“其實大部分的輕病,都說著自己是什么什么王,什么什么帝,被救了之后別說感恩,基本多是要求送上美味佳肴,然后在找人來服侍,其余人則全部都得伺候他,若是有差池,就得打殺。”

    楊小開一怔,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張一。

    張一繼續道:“當然,這是蠢的,聰明一些的則會裝無辜,裝可憐一類的博取同情,壓下心思,等著他所謂的實力恢復過來之后,在做其他事情。”

    說完,張一不由笑了起來道:“年輕人,你說是不是很有意思。”

    楊小開聞言,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對于這樣的情況,他還能說啥?

    修士的世界,從來不缺少霸道。

    不僅不缺少霸道,事實上可以說霸道都根深蒂固到骨頭里面了,特別是能夠來到這個世界,切還能活下來的家伙,外面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稱王做主的存在吧。

    霸道已經變成了習慣,根深在了骨子里面,這種事情,并不奇怪。

    無疑,這些家伙顯然屬于鼻子翹到天上的家伙,不是智商問題,而是就不存在智商可言。

    至于隱藏自身的,明顯屬于吃過虧,知曉要藏拙。

    不過很顯然,雖然這部分比較聰明,但明顯人家卻沒有他所想的那么蠢。

    部落文明,雖然很原始,雖然很野蠻,知識開發程度不高,因此他們心思少,相互之間的接觸,肢體語言明顯多余話語。

    可也因為如此,對方感應普遍都非常厲害。

    在這茹毛飲血的地方,感覺不靈,根本活不大。

    因此,都說古人長著三只眼,那第三的只眼睛也就是所謂的心眼。而這種如同本能一般的能力,身邊的人是好是壞,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你說,他能感受得到。

    一個眼神,他就能看出你真不真,而很顯然越是古代人,往往就越是直接,一旦意識到你在對他說謊,恐怕當場就一棍子把你給敲死了。

    雖然他們說不出這家伙圖謀不軌,但感覺卻告訴了他們,敲死你總沒錯。

    在這種時代,能力才是根本,一切的心眼都是白瞎,兩句話感受到了你的不誠實,轉頭就會弄死你。

    張一笑了一陣子后,很直接的道:“你很老實。”

    楊小開干笑兩聲,即便說真沒什么心思,他的背后依舊出了一身細汗。

    很顯然,剛才他若是抱有其它小心思,恐怕等待著他的結果只有一個,直接被對方一棍子給摁死。

    張一道:“伸手過來。”

    楊小開點點頭,老老實實的將手伸了過去。

    捏住楊小開的手臂,張一的力道很穩,沒有因為雙方質量不同,弄錯力道,直接翻轉了他的手臂,拿起一塊石器在他手臂之上割了三條血痕。

    隨即,弄了一堆不知名的草藥,外加血液混合著,直接摁在了血痕之上。

    呲!

    一聲響,那是腐蝕的聲音。

    饒是楊小開的精神力,依舊不由疼得倒吸一口冷氣,身體顫抖了一下。

    “不錯!”咧嘴,露出里面黃騰騰,參差不齊的牙齒,張一笑了:“刻魂的陣痛,可比刀子刮骨還來得厲害,村子里的小牛犢都得叫喚半天。張大把你帶回來,還真不比多帶百斤多腳長蟲肉差。”

    “這三道痕,一道是身份的認可,一道是靈魂的認可,一道祖靈的認可。”

    “印上了它們,你就是蟻村的人,生是,死是。”

    “年輕人,你運氣不錯,若然不是如今的村子受了大災,青壯傷的傷,死的死,想要加入村子,可沒那么容易。”

    說罷,張一放開了楊小開的手。

    楊小開有些吃力的收回自己的手臂,看著傷口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三道仿佛長了很久傷疤,在輕輕吸一口氣后,笑了。“我的運氣,確實不錯。”

    在部落文明,能夠得到身份可不容易,這種身份證,比之現代世界的國籍都要艱難。

    現代世界,只要擁有足夠的才能,幾乎沒有太大的難度。

    部落文明卻不同,基本上外族人從生到死,都會被刻上外族的痕跡,得不到本族承認。

    這里面的隔閡之大,直接如同兩個種族一樣。

    楊小開,毫無疑問能夠在進入村子的第二天就獲得這樣一個身份證明,真的可以說運氣逆天了。

    而對方會如此放心的讓他加入,恐怕也是基于楊小開屬于外來者,在這里基本上屬于無依無靠,無牽無掛那種,因為不可能是他部落的的奸細,留下也不無不可。

    “不過這么簡單真的好嗎,不用在證明一下?嗯..,我該如何稱呼?”楊小開甩了甩手臂,還是有些猶豫,上述的情況的理由雖然很多,可事實上依舊構不成絕對的理由才對。

    “叫我族老。”張一搖了搖頭道:“不用。”

    “首先,張大撿你回來的目的,是讓你成為獵人,幫助其為村子帶回足夠度過這個雨季的食物。想要成為獵人,其前提就必須要獲得族印,唯有如此你才能得到先祖認同,得到庇護,當然這也是出行叢林的憑證,沒有這個憑證,你在這里將會寸步難行。”

    “然后這個族印,是身份的烙印,也是誓言的烙印,若是你膽敢背叛,這個烙印將會降下災難,不論你跑到那里,都會受到永無止盡的追殺。”

    “最后,村子很困難,困難的程度遠超你的想象,這種困難已經不僅僅只是內部青壯的傷亡那么簡單了,還有外部的隱憂,百年的成長,人口的加大,已經讓上級部族生出忌憚了,也就是說雖然你得到了庇護,恐怕用不了多久,這份庇護就會成為你的殺劫了。”

    說到這里,張一忽然笑了起來,眼睛筆直的看向了楊小開,蒼老而靈動的眼眸之中這一刻竟是充滿了嘲諷之色。

    仿佛在說,小家伙便是如此,你依舊能夠感受到幸運嗎?

    楊小開愣了愣,顯然沒想到這個部族的烙印居然還有這么多的文章在里面。

    而恐怕那最后的一條,才是對方輕易的將部族烙印給與他的根本原因吧,部族本身引發了外來的殺機,并且這種殺機恐怕很難避免,內部穩定不再作為第一絕對條件之下,對方才那般輕易的給與了他證明。

    深深的吸一口氣,楊小開還是笑了起來道:“我這運氣,還真是逆天。”

    盯著楊小開看了半響,發現對方的笑容很真,完全沒有上當受騙一類的情緒,張一眼神有些詫異了,“年輕人,你當真聽懂了老夫的意思了嗎?”

    “當然。”

    楊小開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笑著看著自己手上的烙印道:“確實,獲得這個烙印付出了許多,但再多也比一個人獨自生存在外面的叢林安全,畢竟來到這里,連一個小時都沒有,我就差點死掉了。”

    “再有,有了這個烙印,就等同于融入到了這里,因此只要不背叛,且我能證明我的實力之下,我就能得到支持,對于一個舉目無親的人而言,這份證明可比族老你嘴巴里面所謂的危機,要昂貴的太多,太多了。”

    “所以,我運氣真的很不錯。”

    眼眸之中一抹金芒,屬于楊小開的氣勢,顯露崢嶸。

    張一首次呆了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楊小開,有些驚訝道:“王勢?”

    楊小開一怔,“什么?”

    張一回神,直接搖了搖頭:“哎,果然老了,總會看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嗎?我叫楊小開!”

    “楊小開嗎?很好,小開從你的軀體反應,你的身體上的輕病應該減輕了不少,是找到根治之法了嗎?”

    “嗯,不過還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

    “是么?行吧,出去叫張大進來,你這邊的話等適應完成準備去狩獵的時候,我會為你舉行一次族祭,讓祖靈賜予你神力,按照族規蟻村的每一個族人只能獲得三次,分別為新生兒,成年,出村狩獵三個階段的時候,你的話只能減少了,畢竟現如今族中資源不多了。”

    楊小開也沒多想,當即點了點頭道:“明白,那么我告退了。”

    起身,楊小開直接朝著屋外而去。

    門外,張大并沒有離開,而是站在木梯之下等待。

    看到楊小開出來,張大吐出一口氣,帶楊小開回來,他的目的很簡單,但很顯然這一關能不能過,還得看他的父親,若是認為楊小開有問題,即便說對方在有天賦,也沒辦法了。

    如今安然出來,無疑說明楊小開通過了自己父親的考核。

    嗯?

    準備開口,張大忽地一愣,不由自主看向了楊小開擼起袖子的右手臂。

    族印?

    父親,居然給與了對方族印?

    的確,如今蟻村確實困難,張大帶楊小開回來也是因為如此,但很顯然即便如此,楊小開獲得族印,也應該是在第一次狩獵,不,應該說幾次狩獵,且立下足夠多的功勞之后的事情了。

    怎么都沒想到,第一次自己的父親就給與了族印。

    很明顯,父親在與對方一陣交談后,對其的看法非常好,評價極高。

    不然,絕對不可能作出賦予族印這種行為。

    輕輕吸一口氣,張大壓下了心頭的震驚,不管如何,能夠得到認可總是好事,當即道:“走吧,我先帶你回去,你抓緊恢復身體。”

    “嗯。”楊小開點了點頭道:“對了,族老讓你進去一趟。”

    “父親讓我進去?”張大愣了愣,點了點頭道:“行,你先回去休息。”說罷走上木梯,直接進去。

    楊小開下了木梯,也沒浪費時間,直接朝著張大最初帶自己出來的房間而去。

    距離并不遠,楊小開很快就來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前。

    而這一次,很顯然露著右手臂的他,再一次的備受矚目,原因無他,族印。

    感受著四周圍驚愕的目光,雖然依舊帶著些許陌生與畏懼,但明顯卻多出了一絲別樣的情緒在里面,很顯然部族之人對于部族烙印,認可度極高。

    楊小開不由吸一口氣,很好。

    雖然來到這個世界時機很糟糕,如今卻非常好。

    有了這個身份,融入這個世界基本上沒有什么問題了,只要在想辦法解決掉蟻村的危機,接下來的三年就很好度過了。

    *******

    “父親,您叫我?”

    “嗯。去準備祭品。”

    “祭品,父親新的一批可沒有達到祭祖賜靈的條件啊?”

    “你帶回來那個,不是達到了嗎?”

    “啊??”

    張一有些不快道:“啊什么啊?還不快去?”

    張大有些愣愣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給了族印,無疑就夠讓他驚訝了,如今還要給其祭祖賜靈?要知道如今的蟻村可沒有其他人達到條件,也就是說這次的祭祖賜靈是單獨進行的?

    即便說將楊小開帶回來的是張大,他也忍不住驚呆了。

    張大有些不可置信的道:“父親,您確定?”莫不是吃錯藥了?難道說那家伙會迷魂之術?改了自己父親的思想?

    “呵呵,長大了,都曉得質疑老頭子了。”張一眼睛一瞇,露出兇險味道。

    張大一個哆嗦,猶如火燒屁股般串了起來,直接道:“沒有,孩兒這就去。”

    看著張大跑出去的背影,張一微微嘆了口氣。

    在外人面前,雖然裝的成熟,可內心依舊是個孩子,因為壓著的擔子太重,變得有些沉默寡言,而這種情況叫張一如何能放心的將村子交給對方?

    搖了搖頭,張一眼眸之中一抹異色。

    雖然自己的兒子思維僵木,不過這一會,他還真帶回來了一個人物。

    抬起頭,朦朧的眼眸深處莫名的浮現自己還是奴隸的時候,更上位的部落來人時,那位受到整個青蟲村匍匐以待的少年王者。

    雖然有些不同,但那氣息當中讓人顫栗的部分,卻是沒有半點分別。

    所謂王勢者,王者之資也。百度一下“天帝是怎樣養成的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ujlju.club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